液化天然气流入:欧洲产商是哭是笑? – 中国国际能源舆情研究中心

液化天然气流入:欧洲产商是哭是笑?

【Rigzone网11月03日报道】液化天然气大量进口正促使欧洲天然气价格不断下跌,但从长期来看,该地区天然气生产商将受益颇多。多年来,欧洲一直被认为是最后液化天然气出口市场,从而导致现货市场活跃,物理和金融对冲系统多种多样。

根据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10月底发布的全球液化天然气分析报告,欧洲中心天然气价格继续推动着全球液化天然气价格的形成。它进一步指出,欧洲两个主要贸易中心英国国家平衡点(National Balancing Point)和荷兰产权转让设施(Netherlands Title Transfer Facility)之间竞争不断加剧。

标普全球普氏报道,与此同时,欧洲液化天然气进口基础设施仍未能充分发挥作用,从而使其作为最后市场的传统角色成为焦点。亚太地区没有液化天然气市场情况下,预计欧洲发达的陆上天然气中心将越来越重要,因为它将成为全球定价下限和液化天然气供应过剩市场的最后目的地。

在典型经济模型中,高价会刺激供给,而由此产生的低价预计会刺激需求。欧洲工业经济成熟,且该经济主要业务在于发电燃料交换。标准普尔报告指出,欧洲中心经常基于其他价格基础而定价,因为市场参与者常以欧洲定价不稳为由转而向亚太和其他地区报价。

标普全球普氏发现,鉴于整个欧洲大陆没有充分利用其进口基础设施,欧洲天然气市场深度使其能够较为轻松地接收散装货物。此外,考虑到亚洲众多天然气交易中心面临诸多挑战,该趋势将会持续下去,预计欧洲市场及其天然气中心价格将促使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流动性更强、灵活度和透明度更高。

尽管当下液化天然气流入将压低欧洲天然气价格,但长远看来该地区天然气生产商将会受益。标准普尔指出,欧洲买家不太可能一反常态购买现货。欧洲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很大程度上仍未得到充分利用,过去几年,包括西班牙在内的西欧地区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平均使用率不到三分之一。然而,这是因为俄罗斯和挪威进行大量管道天然气供应,以及欧洲境内产量丰富,如北海和荷兰。

发电机方面,燃料供应安全性至关重要。尽管进口液化天然气和俄罗斯管道天然气成本较低,但存在供应链风险;而国内则生产贵,却更可靠。随着独立人士继续进行北海复兴,开始其非传统发展,欧洲境内天然气将与进口液化天然气和管道天然气相抗衡。

标普全球普氏还提到,电力市场上有一种棘轮效应,即燃煤电站一旦停止使用,往往会被封存或拆除,而非简单闲置,因此,回调受到限制。该情况在欧洲和美国已然出现。

( 译者:耿千千  审校:常慧 )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