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木发电“误入歧途”? – 中国国际能源舆情研究中心

燃木发电“误入歧途”?

【TheGuardian网12月31日报道】英国首席气候专家约翰·贝丁顿教授指出,旨在通过促进燃烧生物质来限制气候变化的政策存在一些关键缺陷,并可能使为避免全球变暖所做的努力因此受损。他警告说,通过砍伐和焚烧树木来代替化石燃料,其后果可能更糟糕。

贝丁顿为英国前政府首席科学顾问,他表示:“通过增加木材燃烧帮助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国家实现可再生能源目标是错误的。这些政策甚至可能导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加速。风能和太阳能项目应该主导欧洲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

生物质能从大气中吸收二氧化碳,然后在相对短暂的生命周期内将其释放出来。理论上,这对大气的长期影响非常有限。所以,包括英国电力公司德拉克斯(Drax)在内的大型发电站,越来越多地放弃天然气或煤炭,转而使用燃烧木材提供能量。这些木材为芯块形式,通常从美国和加拿大等其他国家进口。

但是,燃木发电相对低效。产生等量电力时,燃烧木材的碳排放量是天然气的4倍,煤炭的1.5倍。此外,木材采集和运输过程中需要耗能,而且还需要辟出大片土地建造森林,用以提供发电站所需木材。与此同时,全世界人口即将超过100亿,需要大量土地种植食物,所以建造森林提供燃木势必与人类食物供给相冲突。

过去十年里,欧洲增用了可再生能源提供电力,其中大约一半来自于燃烧生物质。贝丁顿称,如果继续增用生物质燃烧供电,欧洲将很快不能自我供给所需燃木,必须从其他陆地寻求资源——或者将耕地改用于生物质生长,或者开发利用珍贵的自然栖息地,后者可能性更大。他指出,如果欧洲选择开发利用自然栖息地,全球自然森林将受到更大程度破坏。

考虑到诸如亚马逊的森林能吸收大量二氧化碳,所以一旦遭到破坏,将会加剧全球气候问题。贝丁顿称:“即便不考虑森林类型及其可持续性管控,推广生物质发电系统也意味着,空气含碳量在未来几十年里将大幅增加。”

他估测,如果欧洲继续采用燃木供能发电,碳排放量将至少增加6%,而使用诸如太阳能或风能的其他可再生能源,却会减少至少6%。

19世纪中叶,西欧因为燃木几乎采伐了所有森林,燃煤的兴起挽救了这种局面。研究人员表示,既然燃煤都遭到了淘汰,就更没有理由回归原始的燃木时代了。相反,我们应该致力于推动太阳能和风能项目以及其他相对更为有利的可再生能源。

 

( 译者:耿千千  审校:常慧 )

分享到
更多